完善网络游戏有效治理机制

对网络游戏的自主、自律、自控,是新时代青少年数字素养的基本内容。要把青少年数字素养作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重要方面予以精心培育,尤其是教育部门和教育工作者要把青少年数字素养作为核心要素来抓。
——————————
国务院10月24日公布《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并将于明年1月1日起施行。网络游戏、网络消费等是未成年人网络使用行为中的重要方面。关于网络游戏的治理,长久以来存在着禁与引、堵与疏、限制与支持、分级分类与功能性开发等方面的争论。网络游戏在相当长时间内被视为对青少年教育、保护、发展造成严重威胁的洪水猛兽,防堵的严厉举措和制度措施确实也取得了一定效果。但网络游戏在青少年群体中的覆盖率和影响力仍在不断扩大。没有对青少年发展与网络游戏之间的真实关系作出科学理性分析,就难以形成有效治理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这一社会顽疾的治本之策和社会合力。在互联网俨然成为青少年“第六感官”的新形势下,亟须以大历史观、战略思维、系统观念推进网络游戏的有效治理。
坚持大历史观,要深刻认识网络游戏作为新生事物的出现和发展具有历史必然性,不宜一味采取禁、堵的简单粗暴方法来治理,而应当采用科学认知、强化引导、完善政策、织密制度、加强监管的综合措施。2012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圳考察时就互联网发展趋势作出过科学判断:“现在人类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这样一个历史阶段,这是一个世界潮流,而且这个互联网时代对人类的生活、生产、生产力的发展都具有很大的进步推动作用。”网络游戏是科学技术、互联网发展、数字技术、青年文化、新青年世代等新社会要素共同作用的必然结果。对于青少年尤其是Z世代来说,网络游戏在手脑协同的发育、知识眼界的拓展、规则意识的培养、团队意识的培育、社交能力的训练、青年文化的创新等方面都发挥了日益凸出的促进作用,展现出网络游戏正日益成为一个更加集约高效的青少年基本社会化的平台和载体。基于网络游戏的电竞活动,甚至已经成为一种蓬勃发展的新兴体育形式。《2023年1-6月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报告》显示,我国上半年电竞产业整体收入已达759.93亿元,电竞用户规模已达4.87亿人,其中绝大多数用户是青少年。前不久召开的杭州第19届亚运会上,电竞成为正式比赛项目,7个电竞项目中既有MOBA游戏,也有战术射击手游,还有传统格斗游戏,以及体育游戏,中国队取得4金1铜。这表明,电竞已成为最受青少年喜欢的体育竞技项目之一。
从长历史周期看,网络游戏尤其是电竞会成为青年文化的重要源头、重要方面、重要载体,将使青年休闲文化、青年体育文化、青年消费文化、青年职业文化等呈现相互交织叠加现象,青年网络游戏文化越来越成为繁荣网络文化的基本载体和重要方面,基于网络游戏的青年文化对主流文化带来的促进效应将日益凸显。在这次杭州亚运会的中国电竞队31名运动员中,00后占主体;80后、90后父母与00后子女共同观看电竞比赛正渐成常态。网络游戏尤其是电竞产业相关的职业岗位将成为第三产业发展的重要引擎和新兴领域,将吸引越来越多青年就业创业,成为下一个青年发展的新领域、新职业、新群体,为党的青年工作开辟新的赛道。当然,网络游戏越发展,就越有可能对青少年产生上瘾沉迷、过度消费、损害健康等负面影响。这就需要全社会尊重和适应网络游戏发展扩大的历史必然性,及时制订出台和完善创新相关政策措施去规范网络游戏的发展,引导和推动广大家长和青少年以新的观念和行为去有效应对青少年成长过程中面临的新现象、新诱惑、新困难、新问题。
坚持战略眼光,要看到网络游戏对相关产业高速发展的积极促进作用,更要看到网络游戏对于未来网络文化产业的国际较量及它作为价值观念蕴含其中的国际斗争具有极强的战略意义。今年3月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深化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中特别指出:中方支持俄方2024年在俄罗斯喀山举办国际电子竞技赛事“未来运动会”,这彰显出电子竞技在推进国家关系发展方面的战略意义。网络游戏是一项关系信息技术、文化生产、休闲娱乐等方面的综合产业,是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和综合依托。网络游戏更是一项关系到价值观念的濡化、文化产品的宣介、新时代青少年高质量发展的社会事业,具有鲜明的休闲属性、消费属性,同样具有鲜明的意识形态属性、文化属性,正日益成为价值理念和民族文化的载体、青少年思想文化建设和网络意识形态斗争的重要阵地。网络游戏的价值倡导、正反面人物的设定、情节环境的铺陈等都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综合实力、文化底蕴等的全面反映。网络空间发展主导权、制网权的争夺日趋激烈,网络空间争夺青少年的斗争,在某种程度上甚至首先表现为在网络游戏方面争夺青少年。掌握网络游戏的主动权,是掌握我国互联网发展主动权的应有之义;如果在网络游戏尤其是电竞方面失去了主动权,必然严重危及我国互联网发展的主动权。
网络游戏的内容、情节符合主流价值观,网上正面宣传在青少年群体中才可能有强有力抓手。网络游戏及其用户交流必然是面向青少年的网络舆论斗争的一个重要战场,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持续占领网络游戏开发应用的主导权和战略高地。网络游戏是全世界青少年的共同语言、共同爱好、共享的娱乐休闲产品,正日益成为面向世界青少年进行文化输出的载体、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最鲜明表征和重要建设路径。《2023全球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的“电竞产业区域发展指数”显示,在9个重点国家和地区中,中国综合排名居首位,美国与韩国紧随其后。网易的《永劫无间》《第五人格》等原创国产游戏的电竞赛事,已吸引30多个国家的选手参赛,观看人次上亿。因此,网络游戏开发商和网络游戏开发者要把激发青少年的善作为首要标准,不能通过迎合青少年的消极偏好以赚钱为主要甚至是唯一目的;要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换和创新性发展作为网络游戏开发应用的基本任务,把形成中华民族现代文明作为网络游戏开发、生产、应用的基本目标,让新时代青少年在网络游戏的使用中接受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熏陶滋养。
坚持系统观念,要把提升网络综合治理能力作为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方面,把青少年网络游戏作为数字素养的重要方面进行系统培育,把网络游戏的价值倡导和内容设计与青少年社会化的内容进行双向嵌入。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不仅是沉迷网络游戏的问题,网络上还有很多污七八糟的东西,未成年人心理发育不成熟,容易受到不良影响”。为了使我们的网络空间清朗起来,社会各主体要形成合力推进网络游戏治理的机制建设和行为规范的落实,提高网络综合治理能力,形成党委领导、政府管理、企业履责、社会监督、网民自律等多主体参与,经济、法律、技术等多种手段相结合的综合治网格局。适应数字科技、数字经济、数字生活的数字素养,是新时代青少年必备的基本素质。对网络游戏的自主、自律、自控,是新时代青少年数字素养的基本内容。要把青少年数字素养作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重要方面予以精心培育,尤其是教育部门和教育工作者要把青少年数字素养作为核心要素来抓。青少年社会化往往离不开通过以游戏为载体来模拟社会角色,在角色扮演中内化社会规范、习得社会能力、发展综合素养。
要深刻认识到网络游戏在青少年社会化过程中的不可或缺性和呈现出的以正向效应为主导的积极效果,结合VR等新技术新方法,集成传统游戏所具备的社会化职能和内涵,使网络游戏成为适宜新时代青少年的社会化方式。要加强对传统游戏塑造青少年价值观念、社会规范的内在规律和成功经验的研究,并将其有效移植集成到网络游戏之中,将现有网络游戏升级迭代为社会、教育机构、家庭等提升青少年数字素养、内化社会规范、习得社会能力的教育途径。要把思想政治引领、社会规范内化、道德行为养成、综合素养提升等作为网络游戏的功能设置目标,加大功能性网络游戏建设。要根据青少年不同发展阶段的心智发展水平和青春期的主要任务,针对性地分级分类建设网络游戏,实现网络游戏产业尤其是电竞产业发展与青少年高质量发展、未成年人权益保护、防止青少年网络沉迷等的多赢发展。
(作者系共青团中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
邓希泉
本文转载来源:中国青年报
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更多游物语游戏资讯

本文由 游物语官方网站 作者:GameWay 整理发表,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游物语官方网站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站连接:www.gameway.cn
6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