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月传奇2”和传奇私服双管齐下谋突围,恺英一路传奇走到黑

过去的两年对于恺英网络来说,可谓凶事连连,跌宕起伏。高管集体刑拘,业绩大幅滑落,股价崩跌,新旧高管间的公开冲突,董事长身陷囹圄,这家曾经的明星企业似乎已频域崩溃的边缘。但最近的一些动向表明,恺英似乎为自己找到了一条解围之路,那就是“传奇”之路。继去年底高调宣布进入传奇私服市场后,近期通过腾讯游戏推出的“蓝月传奇2”,同时与盛趣游戏、贪玩游戏围绕“传奇”IP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恺英网络似乎把宝压在“传奇”之路上,大有从各个层面全面铺开之势。但在缺了“传奇”的版权方娱美德的状况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一条极其凶险的道路。恺英一意走传奇,是破釜沉舟,还是饮鸩止渴?

去年12月,盛趣游戏连发几份声明,宣称将网络游戏《传奇》的非官方版本PC端游戏的维权及相关运营等权利独占性授权浙江旭玩科技有限公司行使,而这里的非官方版本PC端游戏其实就是业内俗称的“传奇私服”。于此同时,恺英网络发表公告,宣告与贪玩游戏增资浙江旭玩4.9亿,恺英占40%的股份。运营传奇页游起家的恺英网络,此次大张旗鼓进入传奇私服市场,受到市场的极大瞩目。

传奇私服市场在整个游戏行业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虽然市场规模庞大,但鱼目混珠,侵权纠纷不断,是很多大型企业都望而却步的市场。这个市场多年来一直由“传奇”的客户端游戏运营商盛趣游戏把持,而受到盛趣独家授权运营私服的代理公司近几年更换频繁,如走马观花,从重庆小闲到上海梦灵、安证宝、传奇创盟、传奇至尊,以及到最近的浙江旭玩。这些代理公司也频频爆出高管被公安机关抓捕的消息,究其原因,一方面盛趣游戏作为“传奇”客户端游戏的运营商,本就没有传奇衍生品授权的权利;另一方面,随着国内知识产权保护的加强,“传奇”的版权方娱美德加强了对“传奇”著作权侵权的维权力度。

去年8月份,网上爆出传奇至尊的总经理以及一干核心成员被公安机关抓捕的消息,之后传奇至尊的官网便停止了更新,其活动也相继沉寂。这次恺英携手盛趣游戏,推出浙江旭玩,显然是承接传奇至尊“未竟之业”。而能否做成私服业务,完全仰赖于其授权是否足够坚实,而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恺英网络与娱美德就“传奇”IP打了多年官司,败诉不断,对“传奇”的权利关系理应无比清楚。根据公开的材料可以看到,国际商会新加坡仲裁已终局裁决盛趣游戏对《传奇》著作权没有任何权利,盛趣游戏长期以来进行的《传奇》相关的授权行为都是侵权行为,将面临巨额的侵权赔偿。在第一阶段的定性裁决之后,第二阶段的定量审理,也就是确定索赔额的仲裁阶段已经开始,而娱美德已经向新加坡仲裁庭正式提出诉求,要求盛趣游戏以及其连带责任方亚拓士支付高达约合150亿人民币的侵权赔偿金。另一方面,根据韩国的新闻,作为盛趣游戏的权利来源的“传奇”另一个共同著作权人亚拓士的主账户以及“传奇”著作权已遭到韩国法院的临时扣押,合28亿人民币。这正是韩国法院基于新加坡仲裁裁决结果做出的决定。据悉,该新加坡仲裁裁决在中国的执行程序已经在中国法院启动,预计今年会得到法院的批准,届时盛趣也好,恺英也好,将再无任何借口再擅自进行传奇运营和授权。在这样的前景下,盛趣和恺英是否有推迟仲裁执行的把握,这就不得而知了。但根据法律专家所言,除非存在重大瑕疵,推翻国际仲裁裁决几无可能。

也许充分考虑到私服行业的风险,恺英并没有一条腿走路,找到的另一条路是自创IP,试图摆脱“传奇”的束缚。1月12日,恺英自主研发的手游“蓝月传奇2”由腾讯游戏独代发行,而其宣传词中赫然写着“蓝月正版授权”。一款传奇游戏标上“蓝月”授权也算是一个创意之举了,但以此来规避“传奇”IP的授权问题,显然是掩耳盗铃!这可能是借鉴了盛趣游戏借“传奇世界”之名授权“传奇”IP的做法,而事实证明此路不通。多款获得盛趣游戏“传奇世界”授权的游戏,已被法院判定侵犯传奇著作权,要求停止运营并予以赔偿,其中包括当年盛极一时的传奇页游“传奇霸业”。在娱美德和盛趣游戏之间围绕“传奇”纠纷而进行的新加坡仲裁裁决也明确命令,盛趣游戏不得以“传奇世界”之名授权“传奇”IP。

显然,“蓝月传奇”这款页游并非恺英原创,是一款被国际仲裁庭裁决确认的侵权产品,或者说是一款曾获得传奇正版授权,却因为拒绝支付授权费而沦为侵权产品的传奇游戏。2019年5月25日,恺英便公告了针对涉及“蓝月传奇”授权的合同纠纷的新加坡仲裁裁决结果。国际仲裁庭做出裁决,确认恺英全资子公司浙江欢游违约,要求赔偿娱美德总计约4.8亿元人民币。“蓝月传奇”作为当年标杆性的页游,可以说是最具代表性的传奇游戏之一。如果抛开“传奇”,只剩下“蓝月”,试问这款产品还剩下什么?显然抛开“传奇”发展所谓的自主品牌“蓝月”,其实是绕开版权方使用“传奇”IP的一种障眼法而已。

腾讯游戏独代“蓝月传奇2”是颇让笔者惊讶的。“蓝月传奇”的侵权纠纷业内路人皆知,腾讯是被恺英障眼,还是故意视而不见,则不得而知了。要知道,腾讯游戏曾经也是恺英侵权游戏著作权的受害者之一。2017年,恺英推出一款横版格斗有《阿拉德之怒》,抄袭腾讯运营的核心产品《地下城与勇士》。腾讯就此向法院提起诉讼,而法院判决该游戏立即停止运营,并赔偿5000万元。而作为过来人,腾讯游戏在选择游戏合作伙伴的时候,仅评估预期收入,而完全无视是否存在侵权因素,让笔者颇感失望。毕竟腾讯是中国游戏产业的领头羊,是否在商业操作中应该有更高的要求呢?

这两年,游戏行业的新星恺英网络迅速陨落,让无数人唏嘘不已。为获得高额利益而不顾及法律的底线是其首要原因。在举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大势所趋下,往年通过挖掘灰色地带获取巨额利益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恺英网络在痛定思痛之余,寻求复兴之路,选择的仍然是往日的打法,不顾法律事实,仅仅凭借表面的势,来一场豪赌。但今日的行业非往日的江湖,这种“破釜沉舟”谓之为勇?有勇无谋吧!

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更多游物语游戏资讯

本文由 游物语官方网站 作者:厂商供稿 整理发表,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游物语官方网站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站连接:www.gameway.cn
3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