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 Geoff Keighley 畅聊 TGA 2020 的幕后故事

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今年的 TGA 收视率仍创新高,这都要归功于 Geoff Keighley 逐步将这个节目发展到了新高度。既有汤姆·赫兰德、基努·里维斯和盖尔·加朵这样的大牌明星亮相,也有《质量效应》新作的惊喜发表,TGA 2020 可谓大获成功。我们和主持人兼制作人 Geoff Keighley 坐下来聊了聊,想了解更多 TGA 的幕后故事,尤其是关于眼下前所未有的特殊情况。

今年年初,我们遭遇了一次世界范围内的疫情重创,新冠病毒的影响随着时间流逝而不断扩大,改变了所有人的日常生活。相较于其他苦苦挣扎的产业,游戏业则蓬勃发展,但这并不意味着筹备今年的 TGA 线下活动是件易事。

面对未知

「很高兴今年 TGA 能照常举办。」Keighley 对我们说,「我们担心了好几个月,不知道能不能做现场节目,也担心事情最终会演变成别的样子。典礼要在洛杉矶举行,然而近几周的疫情数据不太可观。所以我们一直都在害怕项目会被叫停,这次典礼能够如期举行,我们都感到非常欣慰。」

今年 TGA 邀来许多才华出众的人物,包括一些重量级名人。虽然许多人无法亲身到场,但他们的出现证明游戏已经成为了娱乐产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不再是小众文化。

好莱坞明星

「我们有幸迎来了许多杰出的嘉宾,以及一些很酷的游戏发布消息。」他继续说道,「这次典礼非常充实,四、五月份的时候,我还在担心今年不会有新游戏发表,因为大家都在家办公,许多项目都被迫延期了,所以今年 TGA 能成功举办真的很走运。我们还请来了一大群好莱坞和游戏相关的大牌嘉宾,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 —— 往这场典礼融入更多流行文化。我们成功平衡了颁奖典礼和全球首映的时间安排,也平衡了颁奖嘉宾和音乐演出的节目效果,比如让 Eddie Vedder 为《最后生还者 2》演出了他的歌曲。我们希望为大家呈现真实的临场体验,这正就是 TGA 的魅力所在。」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好莱坞的加入。虽然其中许多嘉宾与游戏相关,尤其是汤姆·霍兰德和布丽·拉尔森,但有些人似乎不太理解盖尔·加朵和其他一些人来这里干什么,并担心会影响到典礼的「纯洁性」。

Keighley 提到了这一点,他表示:「我在推特上看见很多这样的言论,许多人都希望 TGA 能『保持纯洁』,要由游戏开发者给游戏开发者颁奖。但在我看来,能有欣赏这个节目的其他领域的杰出人物到场致敬也是很棒的事。盖尔负责颁发年度影响力游戏奖项,她对这些游戏传达的意义和前进的方向满怀热诚,克里斯托弗·诺兰也颁发了年度游戏奖项。我认为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能让游戏产业上升到新的高度。」

他补充道:「他们显然都是来给游戏开发者颁奖的,所以这并不是 …… 像某些人说的那样,『TGA 为什么需要好莱坞明星?我只想看游戏制作人。』我觉得能把不同类型的事物融合起来,比如让克里斯托弗·诺兰给顽皮狗颁奖也是件很有趣很酷的事。再说回来,我们也有雷吉·菲尔斯-埃米作为颁奖嘉宾,约瑟夫·法尔斯也公布了他的游戏。所以游戏开发者也都在场,只是邀请其他人一起加入会更好玩 …… 我们就是处在这样一个独特的位置上,能够做到各种各样的事,这就是 TGA 的做法。」

虽然目前的明星阵容已经非常震撼,但实际上这个团队还有更多想要呈现的内容,不过碍于疫情影响、日程冲突和出行限制的影响,只能作罢。

并非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Keighley 谈到关于颁奖典礼的制作,以及他们如何决定整体规模时表示:「我们联系的许多人都没时间,例如亨利·卡维尔。我们真的很想和他一起搞点事,因为他做了一个很棒的装机视频,但他目前正在拍摄《猎魔人》,所以不能来。这要取决于我们找的人,例如盖尔,我们和华纳兄弟合作多年,他们还是我们游戏方面的董事会成员,这也挺合适的。汤姆·霍兰德则是因为正在拍摄《神秘海域》电影,制作方希望他和诺兰·诺斯一起出席,所以就谈妥了。」

「没有什么特定的规律或是理由,」他补充道。节目虽然有适当的规划,但同样也遵循本年度的潮流以及游戏社群的整体看法,同时还要平衡节目包括赞助、收视率目标和其他背景因素在内的商业考量。

尽管有了许多好莱坞面孔出席,但游戏才是 TGA 永远的核心。归根结底,Keighley 的设想是忠实于游戏社群,保证每位参加者都有合理的出席原因。「今年出席的嘉宾都对游戏很有诚意,不是吗?我觉得克里斯·诺兰被游戏的世界迷住了;布丽·拉尔森能来也很棒,她今年与任天堂的《动物之森》有密切合作,她还在社交媒体上发了很多自己为出席 TGA 而做的准备,隆重得仿佛要参加奥斯卡。能够在 TGA 现场看到业界之间的真实交集,这非常酷。」

关于投票

TGA 投票有几个环节,包括行业专家小组(Game Informer 就是官方成员之一),也有专门面对粉丝的投票程序。但在深入讨论这个话题之前,Keighley 稍微透露了一下他们缩小提名范围的方法,特别是在有许多优秀游戏发布的年份。

「过程是这样的:我们把选票发给世界各地的 96 个投票节点,让他们投出提名名单,然后我们再对其进行统计。」

这种操作方式简单易行,意味着投票是为了达成共识,而非进行否决。实际上,Keighley 提到他个人选择的年度最佳游戏甚至都没有被提名。「《半衰期:艾莉克斯》属于特殊情况,这是个很出色的游戏,但它是一款 VR 游戏,受众有限,我很肯定仅有 VR 模式是导致其没有进入年度游戏提名的影响因素之一。」

「在粉丝投票这块也是同样的道理,而且情况甚至会更艰难。因为这是纯粹的粉丝投票,而《半衰期:艾莉克斯》的玩家数量肯定比不上大型第三人称多平台动作游戏,因此这就成了评审团和玩家之间的分歧点之一。如果只把奖项当成单纯的人气竞赛,那些单一平台游戏,尤其是像《半衰期:艾莉克斯》这样的 VR 限定作品,就会在投票过程中面临更大的考验。」

在世界范围内进行广泛的观众投票,再从中精挑细选出少量候选游戏,这一过程相当有趣。「这就是 TGA 的神秘魔力,」Keighley 说,「我们可以提名 15 个年度游戏候选,但这就少了点意思,因为激烈的竞争才更刺激。反对的声音无可避免,意料之外的结果也不足为奇,不论是对观众还是对我们而言,都非常有看头。」

关于他自己的年度游戏选择,他补充道:「我本人对于《半衰期:艾莉克斯》没有获得年度游戏提名感到很失落。我总是不得不和提名游戏以及获奖游戏划清界限,因为我根本没有发言权。所以我们看到的结果并没有受到任何操控,它们都是真实的。」

夏季游戏节对 TGA 的意义所在

Keighley 说到了许多因新冠疫情而引起的担忧,但与大众所想的可能有所不同。TGA 无论如何都会举办,问题只在于规模大小。今年早些时候,Keighley 举办了夏季游戏节,填补 E3 停办的空缺,而他也承认这是因为他需要为后续活动给自己累积信心。「夏季游戏节让我认识到观众总是会有的,而动辄成千上万人的团队并不是必须的。我在自家的房间里做了一个关于 PS5 手柄的节目,就我自己,其实事情还是能做成的,这给了我不少信心,我们肯定能以某种形式举办 TGA。」

「我们曾经设想过我得在同一个房间,用同样的方式举办 TGA。那时候洛杉矶的一切都停摆了,他们就在我外面停了一辆卫星卡车,当时我满脑子就想『我真的要以这种方式做节目吗?』」

「那个 PS5 手柄节目给了我一些信心,让我知道即便在最糟的情况下,依然可以通过一些方式来举办 TGA。这个夏天我做的许多事都是为了给自己建立信心,对自己说『既然我可以学会自己做个节目,那或许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办好 TGA。』」

必然的停滞

每一年,TGA 的收视率都在迅速增长,有时能达到上一年的四倍。但剧烈的涨幅之后就会迎来同样剧烈的衰落,Keighley 知道 TGA 终有一日会达到上升的终点,而这个想法让他有些恐惧。「我实话实说吧,看着那个数字不断增长,我每年都活在忧虑之中,总有一年它会不再上升,目前的增长率实在是太疯狂了。」他说道,「总有一年,我们不会再有这么多观众,一想到这个 …… 收视率能持续上升到现在一直让我很是惊讶,因为我们并没有花额外的营销费用去造势什么的,只是尽全力呈现出最好的节目。」

翻译:夜猫 编辑:Zoe
来源:篝火营地
原文:https://gouhuo.qq.com/content/detail/0_20201224161437_I1lKU7gCx

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更多游物语游戏资讯

本文由来源 篝火营地,由 GameWay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篝火营地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游物语官方网站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站连接:www.gameway.cn
0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