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学院》2022甜蜜故事:月下吻

在2021七夕佳节中,《推理学院》举办了一场甜蜜蜜的征文比赛活动,比赛要求从游戏中的二十六个角色中,任意选出两个角色为CP主角,并为它们创作甜蜜故事!接下来,就请欣赏玩家为我们带来的获奖作品:《月下吻》吧!

以下是正文:

“10天后的血月之时,与我缔结契约吧。”他的话久久萦绕在寒小萤的脑海中。

人类与恶魔真的能缔结契约吗?寒小萤过分认真思考以至于没有看到来人。“啊!好痛,你走路不长眼睛吗?!”尖锐的女声贯彻走廊。寒小萤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她满不在乎地回嘴:“你不也没长?”“你这个害人精,8年前害死你爸爸,现在你妈妈也瘫痪在床,还在这口出狂言。我可不想被你传染厄运,离我远点。”那个女孩跑远了,寒小萤的目光也黯淡了许多,这10天她已经习惯了同学们对她的避之不及。8年前杀手们差点将推理之都夷为平地,许多人惨遭杀害,寒小萤家也不能幸免:寒小萤的父亲在出差时被杀手杀害,而爷爷奶奶为了保护她,均被一刀毙命;母亲独自支撑着这个家,可天有不测风云,母亲前几天出了车祸,寒小萤赶到时只见母亲倒在一片血泊中——还有那个小恶魔,烈。回想到这里,眼前的母亲脉搏越来越弱,她下定决心去找烈。

血月之时,寂静之森的蓝花楹之下,他等待着那个散发着光的女孩,女孩是他唯一的光。上一世世纪大战,一片混乱中他的恋人寒小萤被误伤,他甚至来不及发动暗夜降临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她就离开了他,临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那来世寻我,等你。而这一世女孩左顾右盼的样子让烈怀念起以前初遇的时候,可爱又好笑,他的内心掀起一片柔软,他想把她拥入怀中,像前一世那样。

“喂!我来了!”寒小萤挥了挥手。

“嗯,马上就可以缔结了。”烈晦暗不明地说。

寒小萤看着烈,一个毫无预兆的吻轻轻地落在她的唇上,像是雪花飘落在冰面上刹那间的凌结,虽一瞬,但又好像很久,仿佛久别重逢。

寒小萤刚想开口质问她以前这个比她矮的小恶魔,紧接着传来念咒语声:

“来自远古的火焰啊,请于此地觉醒吧,以见证契约之时。以吾血为契,以汝念为锁,受吾诅咒,永生永世,同生共死……汝,可愿意?”

“……我愿意。”

“以后你便是我的契约者了。”

于是寒小萤的母亲开始有了好转,而烈想让她搬到恶魔城堡,可寒小萤不愿意:“我好歹是16岁的女生了,怎么能随随便便去男生的家呢,而且你还是恶魔。”

“……恶魔怎么了,我难不成还会吃了你吗?我是想让我的契约者和她的母亲住得更好。”烈不满地继续说,“人就是由恶魔转世而来的,而且你这个人类明明知道我是恶魔,还要和我结契。不就是你们人类常说的什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吗?”

“!那契约是你……”寒小萤突然意识到什么,脸红着把后面的话咽了进去。

“怎么不说了?姐姐~”烈坏笑着。

恶魔的住所还真是不一样,熟悉又陌生,寒小萤内心感叹着。

当然熟悉,整座城堡都是烈专门按照她前世的习惯细心布置。

烈有很多话想对以前的寒小萤说。他希望能唤起寒小萤尘封的记忆,于是寻找解封的方法,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寒小萤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着和烈结契的那天模模糊糊地睡着了。

烈在一楼客厅用魔能看到寒小萤睡着了,便轻轻地推开她房间的门进去。看到她凌乱的发丝,烈很心疼:“有太多太多话想要对你说,我真的不想再失去重要的人了,留在我身边,我会好好保护你的。”寒小萤的眉毛微微皱起,紧了紧握着烈的那只手,仿佛是在回应他。

“真的很像她呢。”烈抚摸着寒小萤的额头,起身后轻轻地吻下,尽管烈眷恋她额头的温热和身上淡淡的香味,但并没有久留,生怕惊扰了她,“好好休息吧,晚安。”

第二天早晨,寒小萤揉着眼睛下楼,揉得双眼肿得像两个大灯泡,模糊视线中看到盘子里的早餐——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种蛋饼?”寒小萤突然来了精神。

“因为你以前……不是,因为我就是知道!怎么?感动得哭了?好好感谢我吧,我亲自忙活的。”烈一脸得意地扬起头,忽然注意寒小萤红肿的双眼下的黑眼圈,感到很奇怪,“昨天不是睡得很早吗?没睡好?是不习惯吗?”“……要你管!吃完之后我就去看我妈妈!”女孩匆匆又不自然的动作让烈再一次看到了以前的影子。

上一世的女孩也是恶魔,和烈是恋人。人类和恶魔在那时水火不容:人类忌惮恶魔强大的力量,私下屠杀恶魔进行研究;而恶魔抢夺人类领土,同时厮杀人类以报仇人类对恶魔的虐杀。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大战前一天】

“……怎么又是蛋卷,你做早餐就不能换个花样吗,天天吃我都腻了。”烈无奈地说。

“我喜欢吃,不想吃我再也不做给你吃了(︶^︶)哼。”

“别,小萤,我错了还不行嘛,你做的最好吃,我就只爱吃你做的……不然我下次做给你吃,怎么样?”

“这还差不多。”女孩伸手替烈整了整衣领,“一定要安全回来,我这次不在你身边,你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算我拜托你了。安全回来我给你做大餐。”

“好。”烈看着女孩匆匆忙忙的背影轻轻应道。

可是事与愿违,人类突袭小队提前潜伏在寂静之森中,紧接着向寂静之森深处的恶魔城猛攻。

烈的魔能高,被分配为东南方驻守的首领,可是烈不相信除他以外恶魔的能力,于是申请驻守主城,但是未被批准。还是要相信主队的能力,他这样想着,待到有恶魔急急忙忙地报告人类突破主城防卫,他愣住了,心中的弦似乎在一瞬间绷断,一切信念都土崩瓦解。他发疯似的往回赶,穿过寂静之森,看到熟悉的城,他开始后悔没有把她带在身边,他害怕失去她,他不能没有她;为了她,让人类的推理之都和恶魔城分崩离析他都在所不惜。

“如果……这场大战你有危险,那我会点燃世界和你一起消亡,不论人还是恶魔。”

人有祸福旦夕,恶魔也有。

烈在空中慌乱地寻找,终于看到他熟悉的她——还有她背后手持长刀的人类。

俯冲的过程中烈大声提醒她注意背后,同时准备发动暗夜降临。来不及了——那冰冷的刀锋已然闪过烈的双眸,直直地刺入了他心心念念的女孩的核心位置。

她惊愕,他凄恻。

这是他不曾、也不想预料的。

烈用手中的魔能幻化出一把银色的剑,将手指咬破滴血入剑,干净利落地斩杀了伤害女孩的人。

烈抱住了女孩,怀中的女孩在慢慢消逝,可他却无能为力:纵使他发动再大的魔能也是回天乏术。烈眼中唯一的色彩就是她,现在却在慢慢地黯淡。有一天这色彩会消失,他的世界会变得黑白,他不忍,也不信。

“还说让我好好照顾自己,那你呢?我就应该把你带在我身边。我回来了,你不是要给我做大餐吗?大餐呢,不是大餐也行,我想吃你做的蛋饼。所以不要离开我好吗?”烈心疼地看着虚弱的女孩,盯着她的双眼。

他喜欢她的眼睛,因为她的眼睛不像其他恶魔——她的眼里,有光。也正是这光让她与众不同。他不敢想象少了她的日子——他的世界将会没有光。

“我也还没吃到你做的,就当我们互相打平了……可以阻止战争吗?不要再伤及无辜的恶魔和人类了。如果有来世,那来世寻我,等你。”女孩笑着说完便灰飞烟灭了。

烈发动“暗夜降临”将恶魔都传送到他的黑夜领域中,以全恶魔的性命威胁魔王,“如果你不下达命令停止,你和所有恶魔都会死。”

“你觉得你有资格要求我?还是说你很自信你能打过我?”

“论实力,我是比不过你;可是这里这么多恶魔,他们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别忘了,这里是我的领域。你要是不在乎他们的命,你可以亲手屠了他们。”烈心里很不安,但是既然是她想要做的,他必须要有勇气去搏一搏。

“我不在乎他们的命。但是我也不会屠我的子民。”

好在魔王妥协了,烈大松一口气。

接着烈用同样的方法威胁人类,人类首领贪生怕死,同意了和平解决:

“1.人类恶魔领地连通,人、魔均可涉足彼此的领地;2.人类不可在恶魔们不知晓的情况下私自抓捕恶魔进行研究;3.恶魔不可对人类使用任何形式的能力;4.不得出现杀戮。

除第一条外,若出现违反则交由对方处置,并该族将永世为对方奴隶,听命于对方。”

和平解决人魔矛盾后,烈步行来到推理之都的地下城808号,向阎王打听女孩的消息,得知女孩已重生成普通人类,但已没了前世记忆。烈又在阎王处求得恢复记忆的线索:

寂静之森、血月、蓝花楹、记忆石、永生契

然而女孩似乎没有一点恢复记忆的迹象,导致烈怀疑阎王是不是在诳他……

“算了,普通平民……也行,恢复记忆什么的,都比不上她回来重要……可是我的努力没有一点成效吗……”

“啪嗒”地合门声音把烈拉回现实,寒小萤回来了,累得趴在沙发上。

烈马上跑到厨房准备晚饭,“你妈妈是不是快出院了?所以说,我办事你放心,遇到我就是你的幸运……”平时这时候应该大声反驳我才对啊,烈觉得奇怪,便转头看到客厅沙发上疲惫的寒小萤,以为她睡着了,于是拿了条毯子准备给她盖上。结果寒小萤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吓得他手一抖,毯子直接把寒小萤的脸盖住了。

“……我以为你睡着了,怕你这样躺着感冒了……不过你别想别的,我是怕你传染我。”

“这么久不见,你这嘴还是不饶人啊,是不是又欠收拾了?”寒小萤拉开毯子一脸坏笑。

?怎么回事,这说话的语气,这可恶的笑容,这让人想狠狠地揉搓的脸——难道是……!烈一把抱过女孩,仿佛要把她镶嵌在身体里。

“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

“诶诶诶,打住打住,我这只是暂时性的回来,要是我睡着,另一个‘我’就又会回来。”

“?那你就别睡觉了,我要对你说的话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可是怎么会这样,一个身体里出现两个人?我记得阎王说恢复记忆应该是同时拥有现实和前世的记忆啊,果然是在诳我,太可恶了!”

“你喜欢这个我,还是那个我?”

“小萤,你要知道,不论是什么样的你,只要是你,我都喜欢。这明明是亘古不变的好嘛。”

寒小萤眼睛骨碌一转,这动作烈再熟悉不过了,“说吧,又想说什么?”

“小烈你怎么变矮了?”

“是你变成人类之后变高了,要知道恶魔过了10岁可是长不高的。你现在可是人类,身高是16岁的正常人类女孩身高呢!”

寒小萤打了个哈欠,“我困了,她要出来了,下次见。”

“等等!下次是,什么……时候……啊,你说完再走嘛……”烈看着她闭上了双眼。

烈悄悄地出了门,又来到推理之都的地下城找到阎王咨询这种奇异的现象。

“分裂了?不应该啊,我上次介绍给你的那个方法要么失败要么成功,没出现过半成功半失败的。你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都是按你说的做的。但是她丝毫没有恢复的样子,难道是你漏了什么关键的忘了?还是说你骗我?”

“不可能,但是这个方法确实是因人而异的。烈你属五行之火,血月之祭更能成功;虽不是百分百,但对于人类我是完全有把握的。现在的问题不是你我造成的,那就只能她了。”

“她?怎么可能?你在做梦呢。”

“你就不能用你那破魔能自己看她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不信我算了,亏我还帮你,下次别找我给你帮忙。”

烈手中凝聚的魔能渐渐汇成一个画面,他瞪大了双眼看着“真相”;转而他决定惩治一下这个丫头——真是胆子肥了!

烈回到城堡,看到寒小萤还在睡。便蹑手蹑脚地抄起秘制“药水”抹在寒小萤的鼻子下面。

“啊!!你干什么!”寒小萤惊叫。

“你捉弄我的后果。明明知道我那么担心你,你还演戏,我以为你回不来了呢。”

“什么演戏啊,你在说什么?”寒小萤坏笑着看着烈。

烈无可奈何地说:“今天晚上我做一份大餐庆祝你回来,以后都是你来做了。你别忘了你说过的,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没忘,一直记着呢,刻骨铭心。吃完之后一起出去散步吧,有个地方我想去。”

“行,都听你的。”

“今晚是血月吗?”

“……是的,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这是秘密。”

寒小萤把烈带到了寂静之森,来到了他们结契的地方——那棵蓝花楹下。

“到这来干嘛??”

“你不是怀疑是不是我吗,我就证明给你看看。”

“我什么时候怀疑你了……”

夜晚的风本不算暖,但似乎被两个人炽热的心点燃了;树叶作出的旋律经久不息,诠释着热烈奔放的爱恋,演绎着寒小萤和烈一路走来的绵延爱情,不离不弃。

月下,二人,缠绵。

推理学院》是一款寓教于乐的休闲游戏,能帮助你提高观察能力、逻辑思维能力、想象力、判断力、表述能力、心理素质和表演能力;同时也可以培养您的团队精神、活跃团体气氛、增进团队成员的感情交流、提高凝聚力。是目前线上最大的杀人游戏,丰富的角色设定和多样游戏版本,带给玩家最完善的杀人游戏体验。

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更多游物语游戏资讯

本文由 游物语官方网站 作者:重庆海游 整理发表,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游物语官方网站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站连接:www.gameway.cn
9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