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产业规模超百亿,多地出台管理规定

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很多城市的剧本杀店异常火爆。据咨询机构发布的《2022-2023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发展现状及消费行为调研分析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已超170亿元。

在满足大众文化娱乐消费需求的同时,剧本杀行业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引发社会和主管部门关注。

10月12日,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等7部门联合制定的《成都市促进剧本娱乐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发布,重点就未成年人保护、加强剧本内容管理等提出要求。

新京报记者发现,此前已有多地出台类似管理规定。同时,文化和旅游部等5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剧本娱乐经营场所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剧本杀、密室逃脱等娱乐经营主体在规范经营、协同监管等方面进一步明确要求。

2021年3月22日,陕西西安,一剧本杀门店内,剧本“主持人”正在向玩家讲解剧情。张远 摄/IC photo

未成年人保护最受关注

根据《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在剧本杀消费用户中,超七成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群体,其中学生群体占比约三成。

近年来,关于剧本杀存在主题恐怖、内容血腥暴力,甚至宣扬封建迷信、歪曲历史事实等问题的声音,时常见诸网络。

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与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共同发布的报告显示,未成年人喜欢玩恐怖类密室逃脱、剧本杀的比例更高,且呈现出年龄越低喜爱程度越高的特征。

《通知》明确提出,剧本脚本应当设置适龄提示,标明适龄范围;设置的场景不适宜未成年人的,应当在显著位置予以提示,且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除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外,剧本娱乐经营场所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剧本娱乐服务。

在北京从事互联网市场推广工作的天名(化名),喜欢在工作之余玩剧本杀和密室逃脱,他认为这是解压、放松的好方式。对于此类场所应该对未成年人作出限制的规定,天名表示知道。但他也表示:“平常我会去不同的店体验,有的店会提醒一下,但不严。”

剧本杀内容存在血腥、暴力问题是部门规章、地方规范性文件关注的重点,也是网上不时讨论的话题。

“调研中我们也发现,在部分剧本娱乐经营活动中确实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色情、血腥、暴力等不良内容。”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副司长庄志强在解读《通知》时表示,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媒体和学生家长也纷纷呼吁加强对参与剧本杀、密室逃脱等娱乐活动的未成年人的保护。

2022年1月1日,福建福州,一位戴着白色面具、扮演怪物的年轻人正在玩剧本杀游戏。图/IC photo

郑州的王女士就是这样的家长。她的儿子正在读高中,喜欢玩剧本杀。“有次我们一起去玩,但他喜欢的内容我都感觉瘆人。”王女士说,儿子告诉她“就得这样才好玩”。

对此,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记者:“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孩子们的生活太单一,有点新鲜的东西就会很好奇。学校、家长要想办法丰富他们的生活,帮助他们形成自主性,提高自我约束能力。另一方面,剧本杀平台要负起责任,相关协会也要发挥作用,推动行业规范发展。”

 

版权保护、消防安全问题不容忽视

随着以剧本为核心的剧本杀行业快速扩张,一些法律问题也开始凸显,其中以侵犯著作权为主。

为了吸引玩家,门店需要大量购买剧本。位于成都春熙路的一家剧本杀店在当地小有名气。老板林先生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一般情况下会通过定期举办的剧本杀展会购买剧本,展会每个月都会有,也可以到剧本交易平台购买。”

对于盗版问题,林先生表示听说过,“应该都是一些小店在用”。

去年10月,长沙一公司就其剧本杀原创剧本展开维权,获赔1.2万元。据介绍,这是国内首起剧本杀维权案。该公司创始人表示,维权取证难、成本高,最后判赔金额可能还不及他们付出的时间以及人力成本。

“剧本作为文字作品,是受到著作权法保护的。”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纠纷法律事务部主任张志峰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取证难,张志峰表示,从创作完成那一天起,作品就享有著作权,一旦出现侵权就可以主张权利。“可以做版权登记,但这不是版权生效的要件。”确认权利基础比较简单的方法是,作品完成后可以通过第三方邮箱给自己发送一份,这样留存,将来维权时就可以作为有效证据提交给法院。

张志峰还提到,如果侵权方只是对原创剧本作了修改,涉及实质性相似的比对问题,维权相对来说就会复杂一些。

成都出台的《办法》第17条提出,健全版权快速确权机制,实现剧本在线版权登记、实时技术存证,构建版权行政、司法、民事“三合一”侵权纠纷快速处理机制,依法查处版权侵权行为。这也是地方文件首次对剧本杀版权保护作出较为详细的规定。

加强软件保护的同时,硬件环境也不容忽视。由于剧本杀、密室逃脱多处于相对密闭的空间,消防安全隐患尤其值得关注。

今年初,上海市消保委通报,2021年受理文化娱乐投诉5200余件,同比增长1.2倍。密室体验店数量不断增加的同时,也呈现出部分密室场所环境较狭窄、安全防护措施不到位等问题。

2021年10月30日,上海,某剧本杀门店内,几个年轻人正在研读剧本杀情节。图/IC photo

吉林长春的一位消防监督员告诉记者,“这些场所空间封闭,日常检查中比较常见的问题,一是采用易燃可燃材料装修,二是有些逃生通道不符合要求”。此外,剧本杀所用的道具装饰多为易燃可燃物,也是需要特别注意的。

2021年9月,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发布的《密室逃脱类场所火灾风险指南(试行)》指出,密室逃脱类场所常见火灾风险主要包括起火风险、人员安全疏散风险和火灾蔓延扩大风险。

对此,《通知》明确规定:剧本娱乐经营场所应当常态化开展火灾风险自知、自查、自改,提高紧急情况下的组织疏散逃生能力和初期火灾扑救能力,切实履行安全提示和告知义务。剧本娱乐经营场所不得设在居民楼内、建筑物地下一层以下(不含地下一层)等地。

 

新业态既要管好又要发展好

在成都发布《办法》之前,已有部分地方出台相关规范性文件。

今年1月,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制定发布《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管理暂行规定》,要求经营单位应当自剧本上架之日起30日内,将自审后的剧本提交所在区文化和旅游局进行备案登记。

今年2月,辽宁省文化和旅游厅发布的《辽宁省密室剧本杀管理规定(试行)》也作出同样的规定。

在地方先行先试的基础上,今年6月发布的《通知》在全国范围内明确规定,实行告知性备案。剧本娱乐经营场所应当将地址及其使用的剧本脚本名称、作者、简介、适龄范围等信息,报所在地县级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备案。新增剧本脚本,或者剧本脚本的故事背景、剧情等主要内容发生实质性变化的,报原备案部门备案。

以剧本杀、密室逃脱为代表的沉浸式娱乐,既是年轻人社交的重要场景,也成为市场上不可忽视的新业态。

剧本娱乐行业管理的逐步收紧,引发了一些不同的声音。

北京通州一家剧本杀店店主樊先生表达了担忧:“本来受疫情影响生意就不好,如果政策越来越紧,我们可能在提高经营成本的同时,又流失顾客。”

上文提到的林先生则认为,“规范管理对长远发展是好事”。

上海文旅部门表示,备案管理不是将行业“管小管死”的打击式管理,而是通过备案工作督促企业守好安全底线、规范有序经营,淘汰一批不良内容剧本和违法经营主体。

当然,规范管理是一方面,同时还要支持其发展。

成都发布的《办法》就鼓励优秀剧本创作,建立本土剧本创作孵化基地,加强剧本娱乐行业人才的引进、培育,建立沉浸式剧本娱乐实训基地,以及项目扶持、融资支持等方面作出规定,以期推动该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艾媒咨询发布的《2022-2023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发展现状及消费行为调研分析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已超170亿元。以剧本杀、密室逃脱为代表的沉浸式娱乐已成为不可忽视的新业态。除了成都,河南洛阳、陕西西安也提出大力发展剧本杀产业,提振文化娱乐消费。

作为行业从业者,林先生认为成都出台的《办法》中关于引导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内容非常具有针对性。“我们越来越觉得好的剧本很缺,如果政府能在这方面鼓励引导,那对整个行业发展很有好处。”此外,他认为,加强从业人员培训、提升从业人员专业水平也是该行业需要重视的。

 

新京报见习记者 行海洋

编辑 陈静 校对 杨许丽

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更多游物语游戏资讯

本文由 游物语官方网站 作者:GameWay 整理发表,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游物语官方网站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站连接:www.gameway.cn
2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