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行业将破230亿,首份全国规范:或引入年龄分级管理

近日,为规范“剧本杀”“密室逃脱”等剧本娱乐经营活动,文化和旅游部等五部门研究起草《关于规范剧本娱乐经营活动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拟从备案管理、内容管理、未成年人保护等多个角度规范行业发展。这将是首个全国性的剧本杀、密室逃脱管理规范。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2021年剧本娱乐经营活动预计规模达到170亿元,同比增长率将上升到45%。在需求推动下,中国剧本娱乐经营门店快速扩张,部分剧本娱乐企业已经拿到首轮投资,行业市场规模持续壮大,预计到2022年中国剧本娱乐活动行业市场规模将增至238.9亿元。

快速增长的剧本娱乐活动在不少人眼里仍是一个小众行业,但作为从业者、消费者都是以Z世代为主的新兴行业,剧本娱乐活动对新一代年轻人正产生不容忽视的影响。征求意见稿发布后,这个小众行业将面临怎样的合规监管?南都记者采访了多位从业者、专家和行业组织负责人,对征求意见稿进行详细解读。

剧本备案

门店如何备案引入专业机构

在《征求意见稿》中,剧本娱乐经营单位被明确要求对所使用剧本进行备案。剧本娱乐经营单位应当自经营之日起三十个自然日内将经营场所地址以及场所使用的剧本脚本名称、作者、简介、适龄范围等信息,通过全国文化市场技术监管与服务平台报经营场所所在地县级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备案。

图片

已备案中娱协的剧本

据了解,此前上海、辽宁等地发布的地方性剧本娱乐规范中,已经提出对剧本进行备案管理。但备案管理的主体是剧本娱乐经营单位,也即是包括门店。从产业链来看,剧本娱乐的上游是内容作者,他们负责剧本娱乐最初的内容创作;中游是剧本娱乐产品代理机构(也被称为“发行”),他们对剧本娱乐产品进行监制、销售;下游则是剧本娱乐门店,他们购买剧本娱乐产品并对剧本娱乐内容进行演绎,并直接触达消费者。而处于产业链下游的门店在备案上的能力则受到质疑。

南都记者获悉,有上海相关门店对剧本进行备案时,不少剧本娱乐产品代理机构并不愿意配合门店的备案工作,因为要备案就意味着需要提供剧本内容的影印版,而娱乐产品代理机构担心提供影印版会加剧盗版横行。有门店经营者透露,最终为了顺利备案不得不找盗版商购买影印本的剧本。

对此,不少从业者向南都记者表示,备案的主体应该是剧本娱乐产品代理机构而非门店,保证上游的合规,“应该让门店在市场上购买的剧本都是合规的,而不是让门店自己去甄别、备案”。

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简称中娱协)秘书长孔明告诉南都记者,剧本娱乐行业的合规化进程需要产业链中所有机构都参与执行,没有哪一类机构可以游离在管理要求之外,在这个过程当中剧本娱乐产品代理机构是非常重要的环节,“我认为,接下来考验的是此类机构能否将政策要求转化为专业服务能力。政策的落地必然对现有市场运营规则进行优化和调整,经营门店独立开展合规化工作的能力肯定是不足的,在这个环节解决剧本娱乐产品内容合规问题也不是最高效的。因此,专业机构帮助门店在上、中游环节完成剧本娱乐产品合规工作,会成为最科学的选择。这也会使得门店的备案工作变得顺畅和高效。”

业务覆盖产业链上中下游的剧本娱乐品牌“探案笔记”向南都记者透露,其目前支持所有购买其剧本的门店进行备案,“有备案需求的门店都可以主动来找我们领取备案资料,所有已购店家只需出示购买记录即可领取,对于盗版的防范我们有咨询过备案所属部门,可以对电子版文件做添加水印处理,只要不遮挡本身的文字内容即可。同时我们的所有产品均有版权证书,一经发现市场上流通盗版剧本会及时采取措施勒令其停止盗版侵权行为,保障正版店家权益。”

但备案制度事实上也有可能影响到剧本内容的创作生态。探案笔记创始人孟玉洋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提出了对备案的更深一层的思考。“当大量的剧本娱乐产品代理机构去备案剧本的时候,是否会产生挤兑,是否会影响创作和开发的节奏?还有就是在备案完成前,是否可以对剧本娱乐作品进行销售或者宣传?”在孟玉洋看来,这又和当下的剧本生产机制有关,“90%的剧本娱乐作品本质是期货。一般剧本娱乐产品代理机构会拿出一个接近完稿的作品,拿到展会上或者给周边的店家测评,测评后再收钱,再拿着这个费用去立项、制作,制作周期两到三个月,制作完成后再发货。如果要求必须要在报备完成后才能销售,那这整个流程就会被拖得更长”。

【内容审核】

历史内容易出错,加快建立行业标准

内容审核上,除了备案,《征求意见稿》要求剧本娱乐经营单位建立内容自审制度;行业协会应当制定行业规范,指导会员单位加强内容自审和从业人员培训,维护行业合法权益等。

图片

中娱协召开的“沉浸式剧本娱乐行业高质量发展工作研讨会”

对此,南都记者了解到,中娱协已经组建会员企业对其旗下剧本进行企业自审和专家复审。参与复审的八一电影制片厂原文学策划部文编室主任李小婧告诉南都记者,她认为剧本娱乐作品应当自审和外部审查相结合,并把评审的具体标准条款进行公开,“可以在修改和碰撞中形成作者和监管的良性互动,促进自审效率,增加原创剧本的通过率,减少审查消耗的时间和经济成本,在以后的创作中间接引导作者规范创作。”

在具体审核中,原八一电影制片厂研究室主任、剧本审核的资深专家张东告诉南都记者,目前接受复审的剧本娱乐作品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历史史实错误、对血腥暴力场景的描述过于细致、过多应用网络用语等。

张东向南都记者举例称,从她审核的剧本内容来看,目前的主要问题在于创作者往往因缺乏对某些专业知识的掌握,造成对历史史实、人物职位等方面的用词混乱和错误,还有一些作品创作思路不够严谨,在逻辑上难以自圆其说,“比如有些剧本将“围剿”这一有负面意义的词语用到正面人物身上,就是不合适的;对于一些盖棺定论的历史人物,出现价值判断的偏差,也是不合适的。但是这些错误并非创作者主观故意造成的,而是反映出创作者的知识体系和创作思维严谨性还有待提升。”

在自审和专家复审的基础上,中娱协也正在推动行业标准的建立。孔明透露,中娱协作为全国文化娱乐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承担单位,在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文化和旅游部支持和指导下,已经正式完成了娱标委组建工作,相关领域的委员都已就位,“我们也将快速推动剧本娱乐行业标准化体系建设工作。这项工作的开展要兼顾高效和务实的原则,要具有前瞻性,并解决实际问题。我们中短期的工作将集中在剧本娱乐领域标准化体系研究,并对应部委政策制定经营场所服务规范、内容安全自律规范、未成年人保护规范、消防安全规范、重点岗位人员行为规范等内容。”

【未成年人保护】

专家:引入年龄分级机制,或参考网吧做法

未成年保护也是《征求意见稿》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剧本娱乐经营单位使用的剧本脚本应当设置适龄提示,标明适龄范围;设置的场景不适宜未成年人的,应当在显著位置予以提示,并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除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外,剧本娱乐经营活动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

今年315国际消费者维权日,南方都市报聚焦剧本娱乐内容合规发布问卷调查。面向剧本娱乐玩家的调查显示,在体验过剧本娱乐的受访者中,有50%的玩家表示,遇到过未成年人玩家。但不容忽视的是,只有2%的剧本娱乐玩家被核实过是否成年,其余的绝大多数玩家从未经历过被店家核实年龄的情况。

对于设置适龄提示,张东告诉南都记者,我国的影视作品目前还没有实现年龄分级,在没有影视分级制的情况下,剧本娱乐作品可以参考《青少年保护法》以及社会约定俗成的内容。

图片

NINES门店的未成年禁入提醒

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教师王婧提出了她对年龄分级的看法,“经营场所可以按国家统计局的标准,将消费者划分为14岁以下的儿童段,和14-18岁的少年段,以及18岁以上的成年段。14岁以下的儿童段,在参与剧本娱乐项目时需要在家长等成年人的陪同下体验,14-18岁的少年段则可以在《征求意见稿》中所规定的时间段,在工作人员的指导和看护下,消费通过审查适合青少年的剧本娱乐项目。”

尽管未成年保护是《征求意见稿》中重要组成部分,但接受采访的剧本娱乐企业都向南都记者反馈称,实际经营的线下门店极少有未成年消费者。实景剧本娱乐品牌NINES推理馆的经营主体橙愿文化告诉南都记者,玩家预定产品时,旗下门店会初步核对玩家年龄,以电话或讯息等方式做到适龄提醒和防沉迷提醒的强调;门店内根据《征求意见稿》要求,在显眼处设置未成年禁入提醒,根据行业专家对于剧本玩家的适龄要求在剧本封面、海报等显眼处放入适龄提醒、防沉迷提醒等。

图片

NINES门店的适龄提示

苏州大学传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马中红认为,可以参考网吧等传统娱乐经营场所采用的核查身份证方式,“剧本娱乐活动可以借鉴此做法,在经营场所使用。另外,经营场所的适龄提示还需要细化到具体场景,对服装、化妆、道具、布景不适合指定年龄段消费者的要加以醒目警示。与此同时,还需要对剧本脚本设置年龄分级,出台分级细则,使创作者、经营者、管理者都能清晰地辨别,并以醒目的方式设置适龄化提示,使合法进入经营场所的消费者能选择适用的本子。”

橙愿文化也向南都记者反馈称,在玩家真实年龄的排查过程中,会尽可能排查玩家的真实年龄情况,但如若玩家有心欺骗、刻意隐瞒、提供虚假讯息,那也无法做到真实信息的核对,“比如说像网吧,由于其到店体验必须刷身份证,那么门店可以调取最真实的信息,而我们旗下的门店并没有该套系统的支撑,所以无法做到绝对的信息核对。”

【消防要求】 

密室逃脱门店成改造的重点

值得一提的是,《征求意见稿》中也明确了对消防安全的要求。包括剧本娱乐经营单位应当依法办理消防设计审查验收备案等手续、常态化开展火灾风险自知、自查、自改等。

据了解,密室逃脱门店相比剧本杀门店需要进行较大改动以达消防要求。探案笔记告诉南都记者,其旗下密室品牌——上海忘时AfterLife沉浸式密室是上海单体规模最大,而且是首家以“密室逃脱”类目通过消防验收的沉浸式门店。门店的消防指示灯、应急照明、消防安全通道、消防喷淋头、消防门及防火分区的安全通道等等数十项消防设备符合要求,同时还配备了独立的微型消防站、经虹口区消防队培训的24小时值班消防人员以及大量的消防设备和消防安全须知。

探案笔记创始人孟玉洋也向南都记者透露,为完成消防要求牺牲了很多空间,同时对结构做出了巨大改造,“从施工到设计,包括场地的面积成本,都意味着高成本”。

除密室门店外,南都记者了解到,广州也有剧本娱乐门店因为消防问题被罚款数万元。相关店主告诉南都记者,实际上他并不清楚消防具体应该如何改进,而且对他这类不到200平方米的门店来说,他认为可以改进的空间也不大。

对于消防问题,孔明认为,生产安全问题是剧本娱乐行业在合规化进程中必须要妥善解决的重点问题,“我认为对待技术层面的问题需要花时间进行多方参与的专项研究。这里需要消防安全管理政策的制定部门、消防安全专家、经营者共同参与,以规范和扶持行业健康发展为共同目标,对剧本娱乐行业消防安全现状和对策进行专项研究。”

据了解,《征求意见稿》设置了持续至今年12月31日的政策过渡期。过渡期内,剧本娱乐经营单位应当根据本通知规定开展自查自纠,各部门及时督促整改。过渡期后,各地应当组织开展专项检查,加强日常巡查,及时处置相关问题。

对此,孔明认为,设置政策过渡期是管理部门对剧本娱乐行业进行了长期深入研究和科学判断的体现,主要是因为行业还在快速发展变化的过程中,技术、经营模式、产品形态各方面还没有完全定型,一些内容一定会随着政策的要求进行调整,“因此,政策过渡期是一个双向调整,又互相影响的过程。到底是市场影响政策多一些,还是政策影响市场多一些,就看哪方面更积极主动。如果市场渴望在过渡期结束后,获得更为有利的政策环境,就必须准确把握政策意图,避免误读。同时要在这个窗口期展现出主动调整的态度和效果,获得全社会的信任。”

【观察】 

优秀剧本能否得到奖励扶持?

在各项合规要求之外,《征求意见稿》中提到的“鼓励创作内容健康、积极向上的剧本脚本”也引起了业内人士的注意。

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硕士董奕绮认为,应当明确哪些题材是市场缺乏的、鼓励的,比如可组织有奖剧剧本大赛,对于优秀的剧本予以肯定,起到示范作用;还可以设置专项奖如“青少年剧本娱乐作品优秀奖”鼓励创作类别的多元化。

原八一电影制片厂研究室主任、剧本审核的资深专家张东也提到,像电影创作有重点扶持作品一样,剧本内容也应该提倡扶持优秀的作品,“通过剧本娱乐,宣传正能量的人生观、世界观、爱情观,也是一种怡情。把这个业态做好以后,年轻人也会在这个过程中陶冶情操,这也是一种更容易被年轻人接受的宣传方式。”

图片

《与妻书》

探案笔记创始人孟玉洋也认为,是否单独开设剧本娱乐品类的优质内容奖励、基金、补贴政策及税收优惠等值得探讨。在孟玉洋看来,优秀剧本内容也可以向政府定制、企业定制的方向发展。据孟玉洋透露,探案笔记是最早尝试将剧本娱乐作品和党建结合的企业之一。在2020年,探案笔记的红色剧本作品《与妻书》就被上海静安区的几十个党支部购买作为党建服务;随后,探案笔记还接受普陀区委托定制的党建剧本作品《光芒》;今年,建团100周年之际,探案笔记还接受地方团委委托制作了纪念建团100周年的红色剧本。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南方都市报,仅供学习交流,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更多游物语游戏资讯

本文由来源 南方都市报,由 GameWay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南方都市报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游物语官方网站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站连接:www.gameway.cn
4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