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野蛮生长一边大浪淘沙,剧本杀还能火多久?

剧本杀爱好者在上海“此间剧本杀”店体验不同角色。资料图片

图表摘自《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

图表摘自《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光明日报6月6日报道,如果要问,有什么新的休闲方式能让“90后”“95后”们暂时放下手机,与人交流?剧本杀必有其名。

这两年,剧本杀这种备受年轻人追捧的逻辑推理游戏正在现实中兴起,越发成为一种新兴文化消费形态,由此带动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和诸多相关产业迎来爆发式增长。

快速增长的同时,内容雷同、鱼龙混杂、缺乏规范等问题也困扰着这一行业的发展。年轻人为何纷纷种草剧本杀?行业发展难题由何引发?如何为消费者创造更好的沉浸式体验?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1、百亿元产业背后的“爆发式增长”

故事:“我每天上班已经很累了,只有这几个小时里可以完全不用回任何人的消息,活一次别人的人生。”玩了20多场剧本杀的狂热爱好者林玲,几乎每周都会去店里玩本,戏谑自己“快成半个店员了”。用几个小时完全沉浸在别人的故事中,只为能在情感本里放肆哭一场,或者“借着恐怖本大喊几嗓子”。“在北京玩一次盒装本要近200元,玩一次实景剧本杀最低也得400元。”面对这样的开销,林玲依然乐此不疲。

同时具备社交与解压属性的剧本杀,在年轻人群体中备受欢迎,线下门店遍地开花。

艾媒咨询在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消费者线下活动偏好的调查报告中指出,2021年中国消费者偏好的线下潮流娱乐方式中,“玩剧本杀”以36.1%排名第三,仅次于“看电影”和“运动健身”。

疫情期间,线上剧本杀行业迎来井喷式增长,多个头部App号称迎来800万、1000万名用户,服务器一度瘫痪成为热搜焦点,剧本杀行业发展加速。

两年来,剧本杀市场已达百亿元规模,截至2020年年底,全国线下实体店突破3万家,门店大部分集中在商圈、大学等人流密集处,线下体验玩家人数超过3000万。身处百亿风口的剧本杀正快速实现“爆发式增长”。

美团发布的《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作为一种新兴的娱乐方式,剧本杀最早在综艺《明星大侦探》的热播下为中国消费者所熟知。近两年,围绕剧本杀主题的“我是谜”“百变大侦探”等线上游戏App也受到欢迎。

以推理为核心,加以还原、演绎的游戏模式,剧本杀为年轻人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娱乐体验和社交氛围。在良好的市场推广和曝光下,这一游戏在年轻消费群体中逐渐得到普及。

线下剧本杀分为桌面剧本杀和实景剧本杀两类,大部分商户会同时经营剧本杀、桌游、密室等多种室内娱乐业态。美团商户调研数据显示,有82%的商户都采用混合经营的方式,以满足消费者不同的线下社交娱乐需求。

美团报告显示,剧本杀打开城市文旅新玩法,在中西部新一线城市发展迅猛。目前拥有剧本杀门店数量最多的城市依次是上海、武汉和北京。另外,网红旅游城市成都、西安也进入前五名。从门店数量增速来看,武汉、北京、郑州增速最快,同比增长均超50%。天津、长沙、沈阳紧随其后,门店增速均超40%。

剧本杀正逐渐成为都市年轻人的日常聚会玩乐方式之一,入“坑”用户的消费频次稳定。63.5%的用户会在两周内消费剧本杀1次及以上,超四成用户的消费频次在一周1次以上。

剧本杀缘何能火?专家认为,剧本杀独特的游戏体验和互动模式,满足了年轻人的多元娱乐需求。

在美团App、大众点评App的用户评价中,聚会、刺激好玩、新玩法和代入感强等词被高频提及。剧本杀满足的是年轻人日益多元的社交、娱乐甚至情感需求。

“相比密室和KTV,剧本杀丰富的娱乐环节,能够促进玩家平等地参与其中,让年轻人在高度沉浸的游戏里短暂地逃离现实、获得‘另一段人生’;其密切的互动模式,则更契合半熟人社交的场景,快速拉近玩家之间的距离。”林玲说。

2、乱象之下的行业洗牌之路

案例:三年前,千羽在四川成都开了自己的剧本杀门店。从开门店到做品牌,目前他和合伙人一同打造的剧本杀品牌在全国已有约200家加盟分店。三年间,他目睹了行业从萌芽到兴盛的发展过程,也被盗版肆虐等行业乱象困扰。“购买剧本是剧本杀门店很大的开销,商家从正规渠道购买普通的盒装剧本价格在400元~600元,但盗版成本只需几十元,有不少店里多数剧本都是盗版。”他说。

行业门槛低,市场体量大,催生了剧本杀的百亿市场。盲目开店、资金不足,也带来了鱼龙混杂的行业格局。

“店铺越小,竞争力就越低,越容易倒闭。倒闭的都是什么都不懂就一头扎进来的,被宣传‘迷了眼’,以为十分挣钱。”入行已有五年的陆哲认为,这是一个老玩家优势更明显的行业。

多位从业者认为,这个进入门槛不太高的行业,并不如想象中那样容易盈利。在急速扩张的背后,不少秉持追逐快钱、盲目开店想法者入局,带来劣币驱逐良币的案例。

2020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剧本杀线上App迎来新一轮规模爆发,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消费者对社交游戏需求大增,线下剧本杀吸引更多人加入。

“线上参与的玩家很难全身心投入,没有DM(主持人)引领,容易各说各话,让人有应接不暇之感。”玩家米勒说,资深玩家还是对线下体验更为痴迷,线上店铺经营并不乐观。

发展模式之困,让剧本杀迎来野蛮生长之后的大浪淘沙。

近日,“4月剧本杀门店倒闭数量翻倍”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某闲置平台数据显示,4月平台上以“倒闭了”为理由转卖剧本、道具、门店桌椅等剧本杀商品的数量较上月增长110%。

诸多乱象之下,剧本杀行业正面临激烈洗牌。而盗版频出、缺乏知识产权保护,也在不可避免地压缩着产业的增长空间。

据介绍,剧本杀的剧本分为三类:盒装本、限定本和独家本。盒装本价格在500元左右,限定本价格在2000元左右,独家本价格在5000元左右。而作者将剧本卖给发行商获利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买断式”,即发行商一次性支付报酬,另一种是“分成式”,即按照销量给作者按比例分成。

作为剧本杀行业的核心,好剧本一直是稀缺品。同时,一些优质剧本却经常在网络平台上被低价售卖,有的平台上花几元钱便能买到2000多个剧本的高清电子版。

“为挣快钱,不少创作者粗制滥造,造成剧本内容同质化严重,让消费者审美疲劳。”米勒说,由于发展速度过快,剧本的隐形产业链正在冒头,“7天教你写出好剧本”“9.9元~69.9元就能买到独家剧本”的“生意”遍地都是。

看似走“捷径”式的发展,没有带来产业发展的正效应,反而消解了产业发展的新空间。

3、“剧本杀+”中的产品和服务升级之道

探索:在一座栽满杏树的古风山庄,玩家身穿各色精致的汉服,衣食住行都在戏中。长达两天一夜的搜证推理,将沉浸式剧本杀与特色民居、汉服体验和美食品尝融为一体——四川成都青城山一家剧本杀店打造的全国首家两天一夜沉浸式体验开启了“剧本杀+文旅”的新模式。

事实上,随着剧本杀行业的深入发展,越来越多的发行方与从业者已经开展了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多元尝试。

“剧本杀作为新兴文创行业,当下阶段最重要的是尽快建立版权保护的信息流通机制。”剧本杀剧本分发平台小黑探创始人王欢岳指出。

“剧本杀是一个新兴的文化创意行业,只有做好内容、保障好消费安全,坚定地树立正面的行业形象,才有可能一起做大行业蛋糕。”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郭兰指出。

“剧本杀的创作不是传统的文学创作,而是体验一种互动性和沉浸性,要让玩家感受到好的故事体验和社交效果,对作者和剧本的要求很高。”剧嗨创始人炸鱼认为,在内容创作方面,要静下心来慢慢琢磨,真正花时间打造出好作品,才能孵化出好的剧本产品。

据预测,2021年年底全国剧本杀门店将从现有的3万家增至6万家,行业竞争将进一步加剧。行业持续洗牌不仅警示投资者保持理性投资预期,也要求从业者们不断升级现有产品和服务。特别是随着剧本杀行业走向成熟,新的实景化开发模式将为杜绝盗版、提升行业核心竞争力提供新的可能。

为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剧本杀产业目前内在瓶颈日益突出,拓宽产业发展最关键的就是要形成一个好IP,此后形成系列剧,实现线上影视、游戏、动画,线下剧本杀场景、文创衍生品协同发展,更好地延伸产业链条。

“这类剧本跟实景机关,通过与道具等一系列设备的紧密结合,让盗版难度大大提高。”米勒说。

专家表示,当前剧本杀市场已达百亿级别,随着产品服务升级、行业制度不断规范、商业模式逐渐清晰,剧本杀这块肥沃的土壤必然会吸引更多专业人才和资金进入。

“在新的产业格局中,品牌发展也将被提上日程。”千羽指出,未来玩家玩剧本杀前,更多考虑的不再是店铺是否拥有自己想玩的剧本,而是这个品牌自己是否熟悉。

目前,市场上已有诸多剧本杀品牌蓄势待发,除“我是谜”这样拥有互联网基因的品牌外,“叁仟世界”“剧本部落”等加盟店也在全国迅速兴起。随着各个品牌整合自己的发行资源和门店资源,形成竞争优势,剧本杀行业将会迎来品牌增长的新时期。

守好剧本之魂,才能“杀”出更广阔的市场

(作者:陈晨)

“真是哭煞我了,这个本子欢乐与感动并存,不愧是情感本的天花板”“这个本最棒的地方就是每个角色的人设都很完整,很打动人,乱世风云,同胞情谊,长辈的期待,隐忍和苦衷,误会和谅解,一切都逃不过情谊二字”“这个本真的出乎意料的震撼,每个环节的设计都很有代入感并且都是为了剧情做充分的铺垫,最后玩完真的很神奇,不仅是一个剧本,更是一段美好的经历,有幸遇到我的同窗和院长,希望能永远停留在书院的时光”“剧情真的绝了,紧凑完整跌宕起伏,游戏主持人演技一流,无论谁出戏都能立马把他拉回本里”……在剧本杀成为年轻人“社交新宠”的今天,不少人发出疑问:剧本杀为什么能火?以上这些玩家们在社交平台上投入真情实感写下的对某书院剧本的点评或许解答了这一问题。

“重新经历你的第二次人生”,是剧本杀圈子里的一个广为流传的口号。说白了,第二次人生就是剧本里各个角色的人生。怎样进入这第二次人生?首先,剧情和角色要有足够的吸引力和感染力,其次,你要能入戏。对应到从业者层面,就是一方面剧本作者对剧情的设定和人物的刻画要能打动人,另一方面游戏主持人要有带领玩家沉到本子里的功力。不怪乎有人说,如果你玩了剧本杀后觉得无聊,那你一定是没有遇到好的本子或好的游戏主持人。自然地,剧本作者和游戏主持人成为决定剧本杀行业能否走得更稳更远的群体,也恰恰成为行业里良莠不齐的群体。

剧本杀,顾名思义,好的剧本是灵魂,是刚需。剧本杀的发行主要通过展会实现,在展会上,发行方要测本后再选出合适的剧本发行。而剧本出现在展会之前也要经历长时间的打磨。据媒体报道,从立项到制作完成,一个盒装本的制作周期大概在三个月至半年不等,在发行面世之前,还要经过十多场剧本测试环节,作者根据相关反馈对内容及逻辑性进行调整,确保内容质量。可见,一个好本子面世需要作者在较长的周期付出较多的心血。目前,剧本杀处于供需倒挂、供不应求的阶段,一套好的爆款剧本甚至能卖出上百万元。

于是,巨大的利润像块磁铁,吸引诸多网文作者、写手纷纷涌入这一行业,其中不乏一些滥竽充数的选手。在剧本杀这个一路狂奔的行业,有些作者写稿的速度也一路狂奔,三五天就能写出一个剧本,这种以挣快钱为目的的写作,其剧本质量可想而知。粗制滥造、同质化问题由此凸显,甚至出现与“八成网文内容类似”相当的“八成剧本内容雷同”的现象。游戏主持人群体的状况亦是如此,当剧本杀线下门店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一些对剧本杀并不熟悉、没有足够经验、对剧情和角色不具备掌控和引导能力的主持人进入行业,导致玩家无法入戏,致使很多门店在玩家用脚投票的口碑竞赛中出局。

一方面,相关专业人才缺失制约了行业发展;另一方面,剧本杀行业面临更严重的乱象是猖獗的盗版问题。在多个线上交易平台,不到10元能买到1600本剧本杀剧本,相当于不到1分钱就能买到一个剧本,严重打击了优质创作者的积极性,不利于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显然,当下野蛮生长的剧本杀行业要想走得更稳更远,还要以剧本为魂,从人才培养、内容生产、监管等方面多方发力。创作者应爱惜羽毛、潜心剧本创作,不求快而求精。须知创作一个好的剧本杀剧本需要巧思故事线索,精心刻画人物,才能让玩家被故事和角色打动。有关部门和机构可以开展创作者和游戏主持人相关培训,为剧本杀行业输送新鲜血液,积极制定行业标准和规范,为行业补足人才缺口。加强对盗版剧本的清理整治和处罚力度,加大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给剧本创作者更好的正向激励。加快形成完善的监督和保障机制,规范行业竞争秩序。

如今,《庆余年》《全职高手》《鬼吹灯2》《余罪》等知名IP将进行剧本杀改编发行,越来越多的优质写手如紫金陈、蔡骏等知名作家加入剧本杀创作行列。不少剧本杀行业头部品牌也更注重品牌、IP的打造。期待随着优秀作者入局、监管逐渐规范、行业人才素质提升,剧本杀江湖能演绎出更多更精彩的故事。

新闻链接(摘编自《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研究报告》,陈晨整理)

剧本杀起源于19世纪的英国,国内市场起步较晚。2013年,一款名为《死穿白》(Death Wears White)的英文剧本杀传入国内,标志着剧本杀行业在国内的兴起,但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直到2016年,明星推理真人秀《明星大侦探》的热播将这款游戏带入主流大众的视野。2018年,线上剧本杀风口来临,“我是谜”“百变大侦探”等项目先后获得融资,资本的进入使行业知名度进一步增加。2019年,线下剧本杀爆发。由于剧本杀具有社交类游戏的本质特征,玩家在玩剧本杀时对面对面交流具有高度需求,线上游戏中玩家可能会遇到队友随时掉线、嘈杂的周边环境、缺少代入感等问题,而这些问题均可在线下实体店中破解。据央视财经报道,2019年全国剧本杀店数量由2400家飙升至12000家,多数玩家在这一年首次体验线下剧本杀。

随着行业生态逐渐成熟,剧本分发平台应运而生。剧本分发平台承担着行业电商的角色,吸引剧本杀工作室入住平台自主运营店铺,将剧本售卖给下游的线下实体店。店家购买剧本前,需要通过试玩的方式鉴定剧本质量,剧本发行商和剧本分发平台也会定期组织剧本展,供各地店家体验、选购剧本。

(原题为《迅速“出圈”,剧本杀还能火多久》《守好剧本之魂,才能“杀”出更广阔的市场》)

文本转载自:光明日报百家号

原文作者:李慧

原文链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01764642118510389&wfr=spider&for=pc

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更多游物语游戏资讯

本文由来源 光明日报百家号,由 GameWay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光明日报百家号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游物语官方网站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站连接:www.gameway.cn
4

抱歉,评论已关闭!